主页 > F生活通 >搭顺风车游欧洲8国3个月5年流浪生涯改变轻熟女

搭顺风车游欧洲8国3个月5年流浪生涯改变轻熟女

2020-07-12 363浏览量
搭顺风车游欧洲8国3个月5年流浪生涯改变轻熟女2012年,戴汶菁从欧洲荷兰一路搭车到土耳其,途中经过6个国家。每天平均搭乘两三趟顺风车,从一座城镇移动至另一座城镇,期间交了很多朋友,发生了很多故事,走了很多的路,很多的很多,让她最终无法负荷,超载的情绪使她在土耳其崩溃并瓦解。她的生命一次又一次的瓦解,再一次又一次的拼凑,每一次的破碎,再到后来每一次的重整,让她越是稳定越是成熟,越是懂得自己越是更坦然地面对世界。过去5年,她在30座不同国度漂流和定居。2016年农曆新年期间,她回到了大马,从一名曾多次受伤的小女子,进化成现阶段的轻熟女,并用路上教会她的事情,去影响身边的家人朋友。她到世界走了一趟,也把世界带了回来,让没机会踏出国外的朋友,亦可感受到世界的魔力。汶菁就像是个嬉皮士姐姐,到世界各角落收集故事后,带回来和我们分享:“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很古老的城堡,城堡里住着一个不开心的公主。公主有个小愿望,就是到外面走走,看看这世界……2012年10月,笔者在尼泊尔的加德满都第一次遇见戴汶菁。那是在一所青年旅馆的夜晚,当时,笔者刚从市区吃了晚餐回来,坐在旅馆厅子嗑瓜子。“你们是马来西亚人吗?“汶菁兴奋地上前打招呼。当时的她,已经历了两年的旅程,而尼泊尔是她的休息站。当她看到同乡时,兴奋得滔滔不绝。所以,笔者对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健谈、活泼、有一定的姿色,非常热爱生活,而旅行则是她心头的一大块肉。私人原因离开伤心地对于怎会开始一段长时间旅行的问题,她以略带委婉的方式说出了箇中原因。“当初,我是因为私人的原因而决定离开伤心地,到纽西兰打工兼旅行,没想到这一去,就几乎是‘回不了头’。”那一年离家以后,她就这样在国外流蕩了5年。这些年来的在外流浪,改变了她的价值观,也改变了她对生命的认知,并让她对自己的认识更深一层,且对世界的辽阔更有见解,以及对感情的执着有了更多的释怀。5年行程结束后,汶菁再次回到祖国,并抱着一种想为祖国“做些什幺”的心态,展开了很多的分享及义工活动。“那是在外头旅行时所感受到的。看过别人的国土后,再回头看看自己的国土,才发现国家还有很多需要我们效力的区块。”这段行程不但让汶菁变得更加沉稳,也让她对生命的认知,以及对旅行的价值观有了很大的改变。“我曾在爱尔兰定居并工作一年半左右。那一年半,我留在爱尔兰都柏林的毛街工作,并从中看到了生命丑陋的一面,看见了整个世界的运作,这让我能更勇敢地面对自己。”赴纽打工旅游重塑自我2011年2月,戴汶菁在朋友的影响和支持之下,到纽西兰展开为期13个月的打工旅行生涯。对生活的迷惘,是趋使她走出第一步的原因。“有一名朋友当时就在纽西兰工作,她鼓励我申请到该国工作的准证。当时,我本身也曾在家乡招待一些‘沙发客’。有一名来自加拿大的沙发客,他曾到很多国家旅行,并与我分享他在旅途中的许多故事,诱发我对外面的世界的好奇心。他也向我推荐《The Power of Now》一书,并鼓励我到外面走走看看。”过后,汶菁就踏上飞往纽西兰的班机。原本以为那只是一次短暂的出走,没想到后来却越走越远,一段暂别家乡的旅程,到后来成了洗涤心灵及改变生命的旅程。在纽西兰打工旅行的旅程,可说是一趟给她更多机会和自己的文化及世界保持距离的旅程。“当时,我儘量和当地人或是来自西方的打工旅人交流、 生活,而我也非常希望可以看到一些文化上的冲突,并且花更多时间去理解西方人的思想,以及他们对自由的定位。”在纽西兰逾一年的行程让她领悟到,旅行时应放弃自己早已熟悉的概念、 环境和自我,且不断的摧毁过去的一切,然后再把自己归零,并把自己重塑为全新的一个人。从荷兰搭顺风车到土耳其2012年4月,戴汶菁在印度旅行了约2年,在同一年的6月至9月,她搭车从荷兰一路来到了土耳其。“途中还曾经过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等国。”虽然搭便车将带来许多未知的风险,但在放下防备心后,却让我们看到了许多不同的、美丽的风景。当初选择以搭便车方式旅行,主要也是为了省钱和好玩,并藉此自我挑战,看自己能达到哪一层次的极限。长途旅行让汶菁明白,其实我们所需要的并不那幺多。“要懂得分辨什幺是你所‘想要’的,还有你所‘需要’的。”在这段旅程中,她除了搭便车,同时也当上沙发客,走入每座城市的当地人的家里,也走进他们的生活当中。每一户人家、 每一趟便车,都会有着一段故事。身为一名旅人,她便成了收集故事的人。“在途中所结识的人,让我顿时领悟到,并非所有人都可以像我这样,有这幺多的自由和空间去实现梦想。“当我还在外头逍遥快活时,世界各国不同角落里还有许多人因为现实的需要,而融入社会系统,认真地生活。我不过是一个过客。他们的故事有的快乐,有的不愉快。我想为他们带来一些什幺,好让他们的世界可以好过一些,好让他们可以开心一些,好可以稍微减轻他们的负担。”直到旅行结束后,她发现自己所收集到的故事已令她感到超载,甚至让她负荷不了。而搭便车的最后一站设于伊斯坦堡,这使得她根本无法好好享受这个城市的繁华,而她过后更因此而情绪崩溃。留爱尔兰打工 常遇骗子顺风车之旅结束后,戴汶菁曾途经尼泊尔,并返回大马短住了一阵子,又再离开大马并前往欧洲。一连串的旅程让她作出许多思考,过去的信念也被彻底粉碎。“2014年,我感到自己有些饱和了,于是,我找一个地方试着落脚,并在爱尔兰待了一年半,哪儿也不去,就在那里工作。”在旅行的5年期间,汶菁学会了“一切从简也从俭”,她把自己放到最低的位置,过着极为简单的生活。她学习着价值和价钱之间的不同,并用过去旅行的每一次看见为生命增值。她披露,在爱尔兰都柏林的一年半生活中,她过得相当不开心。停止旅行后,她想让自己在回归群体生活的同时,也工作并存一些钱。“当时,我在都柏林毛街(Moore Street)的手机店工作。而毛街就像是吉隆坡的茨厂街,街上民众的背景都很不同,也很多样化。“你在毛街会听到许多不同语言。它是游客的聚集地,也是当地好人和坏人流连的地方。”在工作期间,她遇到许多瓶颈,包括外在或内在的心灵纠葛。“毛街常常会出现一些骗子,他们伪装成顾客混入店里,在店员不注意的情况下施展空空妙手。”一次又一次不愉快的经历,令汶菁对人性有了不一样的见解,甚至有些失望。“在旅行途中认识的人多是良善的,因为大家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但在工作或生活中遇到的人,却不见得都是良善的。“当时,我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非常不健康的环境之下。甚至有一阵子,一名朋友告诉我,我变得孤僻,也变得不愿和他人交流,不愿让新的故事进入自己的生活里面。”赴欧打工换宿半年离开爱尔兰以后,戴汶菁花了6个月的时间,以打工换宿(Help Exchange)的方式在欧洲生活。打工换宿让她得以学习新的生活技能,也通过这些技能去换取旅途中所需的食宿。在类似台湾已故女作家三毛的流浪生活暂告一段落后,回到大马的汶菁展开了荒野教室计划(Rolling School Malaysia)。“荒野是指原野,但也可以指任何地方,没有固定地点和局限。荒野和教室的结合,融合出流动教室的概念,让学习过程不再局限于四方盒子般的教室、黑板和桌椅的概念。”汶菁决定把教室移入马来西亚山明水秀的大自然里头,让社区邻里之间的互动变得更有趣和更生动。这项计划包含有关身心灵工作坊、手作教学、戏剧生活营和语言训练等,主要对象为学生。“回到大马,看到现况惨不忍睹后,我觉得一切都得从教育做起。”丰富的5年旅程,让她对生命的认知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学会生活永远比学着旅行来得更重要。或许真的有许多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到外面看世界,而我们的责任就是把世界带给他们。”/克里斯([email protected]) 2016.06.09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博亚洲域名更新|大型互动交流交友|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sunbet官网口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l申博sun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