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生活通 >揭秘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的曲折身世

揭秘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的曲折身世

2020-07-12 423浏览量

揭秘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的曲折身世
谁也不知道,初期,这竟然是军方的无奈之举,而后,购买了之后的先斩后奏,才有了集中动员国家力量介入,将航母拖行回国!

中国第一艘航母

「辽宁舰」舷号16,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一艘可以搭载固定翼飞机的航空母舰。「辽宁舰」前身为苏联海军的库兹涅佐夫元帅级航空母舰2号舰「瓦良格号」航空母舰。「瓦良格号」是前苏联在1985年12月04日开始建造、1988年11月25日下水的一艘大型航空母舰。1991年11月「瓦良格号」在乌克兰的黑海造船厂完成了68%,但这时苏联已经解体,财源中断,工程无法进行下去。1995年,作为偿还债务的替代品俄罗斯把这艘未完成的航空母舰全部移交给乌克兰。但是「瓦良格号」对乌克兰毫无用处,于是乌克兰在1998年三月中旬以两千万美元的价格将这艘未完成的航空母舰(一千八百万美元)连带设计图纸(两百万美元)卖给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一个与中共解放军有密切关係的公司。中国深怕有变,交易达成的当天立刻用专机把图纸(三十几万张,重二十吨)运回,重视的程度可想而知。1999年,中国购买「瓦良格号」,于2003年3月抵达大连港。2005年4月26日,交付大连造船厂,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更改安装及继续建造。于2012年9月更名为辽宁号,交付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为中国第一艘现代航母,并于2012年11月首降成功。

「瓦良格号」的价值

海军船只最重要的参数就是排水量,特别是航空母舰,因为排水量每增加一千吨就可以多携带一架舰载机。「瓦良格号」标準排水量五万七千吨,满载排水量六万七千五百吨,属于大型航空母舰。「瓦良格号」长304米,宽70.5米,水线长281米,吃水10.5米。
航空母舰的甲板面积是非常重要的参数。我们用排水量十万吨的美国核动力航空母舰「列根号」作比较,它的甲板长332.8米,宽76.8米。所以「瓦良格号」的甲板长与宽比「列根号」小不到10%,由此可知「瓦良格号」的作战能力是相当可观的。
「瓦良格号」的参数令人印象深刻,它的块头比「列根号」小了三分之一,但是甲板面积只小一点点,表示它可以出重拳(重型舰载机),美国说不怕是骗人的。这也就是为什幺「瓦良格号」的交易从一开始就受尽美、日等西方国家各种不同的阻挠和刁难,任何人一看就知道中国大陆买「瓦良格号」绝不是为了把它改建为赌场。想想看,一个海上观光赌场值得中国政府费这幺大劲吗?
「瓦良格号」的军事价值要看对谁而言,对别的国家这艘只有空壳子的航空母舰除了解体当废铁卖没有任何价值,但是对中国大陆而言这价值可大了。
「瓦良格号」的价值就在「学习」二字,看着图实际学习。
说实话,要根据图纸来完工「瓦良格号」其所耗费的时间、金钱与困难度远比自己设计建造一艘同样大小的航空母舰来得长、多与高。
中国购买「瓦良格号」的船壳和设计图纸,然后摸索出它背后设计原理、子系统的製造与整合。于是大型航空母舰的完整工程生产过程就全盘掌握了,非常了不起。这个过程远比从头自己设计和製造来得困难,但是成功改建「瓦良格号」使中国不走弯路、也不犯任何错误地从零经验一跃成为有能力独自设计和製造最先进大型航空母舰的国家,有这个能力的国家目前只有美国、俄国和中国。

海军一直以来的航母梦,却得不到高层支持

从1970年刘华清组织首次专题论证开始,对航母项目的推动与争论就从未停止。

揭秘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的曲折身世
1980年,「中国航母之父」刘华清将军登上美国航母参观

1980年代,航母工程再度被提上日程,却最终于1990年代被否决。即使在意外收穫「瓦良格号」后,摇摆仍在继续。
实现航母构想的机会出现在1982年,刘华清被任命为海军司令员,这一次,他採取了不同以往的办法。
「这中间他干了些什幺呢?除了大力推进海军体制编製、军事训练、战场建设、后勤保障、装备发展、人才培养的改革外,还搞了海军旗、海军节、海军军歌、军服,宣传海洋观等,这些基础性的东西,那时候他写文章也很多,这之前、之后都没人写那幺多,《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红旗杂誌》、《解放军报》,到处发表,按现在来说,就是做舆论準备了。刘华清为官很低调,不愿意宣传自己,但这时候为了宣传和建设海军,他打了个伏笔」
他表示,「1985年,他正式提出了海军战略,把『近岸防御』改成了『近海防御』,这是中国近代海军自1866年以来海洋防务观念的里程碑,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军种战略。一字之差,就引起了整个海军思想观念、装备建设、战场建设、人才储备的一系列变化。」
与此同时,三次海军装备技术工作会议陆续举行,航母被反覆提及,刘华清的态度不断明朗——1984年第一次会议时,他表态「1985年,他正式提出了海军战略,把『近岸防御』改成了『近海防御』,这是中国近代海军自1866年以来海洋现在国力还不行,要等一段时间」;1985年第二次会议后不久,已担任海军装备技术部部长的郑明向刘司令彙报海军装备发展15年设想,提到要启动航母论证,刘华清说,「航母总是要造的,到2000年航母总要考虑,发展航母,可以先不提上型号,而先搞预研」;到了1987年1月,第三次会议上,刘华清明确表示,「1985年,他正式提出了海军战略,把『近岸防御』改成了『近海防御』,这是中国近代海军自1866年以来海洋现在,各国都在注意发展航空母舰,我们搞难处多一些,财力、技术都有一定困难,但从长远考虑,还是需要的。十年内不搞、十年之后再搞,也还会有困难。因此我要求早论证,早点把这个问题研究透。」
然而,1987年3月,总参谋部牵头,高层开了关于八五规划的彙报会,在着重调整军队规模的背景下,定下的发展优先顺序是陆军、空军、二炮、海军,海军排末尾,航母更没得到重视、核潜艇维持原状。
当时媒体报道了一条消息:中央一位领导在与外宾讲到中国海军建设时坦言:中国不对外侵略,也不準备搞航空母舰。
此前,在召开海军战略研讨会后,海军装备论证中心已搞过两次航母论证,向总部以上彙报过发展构想,如今看,当时有些高层人士的认识却与之相差甚远。
那段时期,吸取了马岛海战的经验,由七院在青岛召开了航母学术研讨会。与会者在航母的重要性、中国发展航母的必要性、儘早发展航母的可能性、研製指导思想、设想的航母战术技术状态以及论证开路、预研先行等6个方面展开了热烈讨论,形成了许多观点、见解上的冲突。
相关人士表示,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上世纪80年代,经费成为航母反对者的重要理由之一。1985年中国军费总投入才192亿元,还不够买一艘美国大型核动力航母。
鑒于这些不同看法,刘华清与原海军司令员萧劲光大将沟通,两人在发展航母的迫切性上非常一致。很快,萧劲光接受刘华清的建议,写成《建设现代化的强大海军》一文,发表在《海军杂誌》上,强调航母必不可少;刘华清则决定再向上做一次彙报。
刘华清代表海军的这次亲自彙报,据说并没有得到正式批示与答覆,但在军方上层、特别是总参谋部、装备部和国防科工委等领导机关里引起了反响和关注。国防科工委丁衡高、科技委朱光亚、聂力、叶正大等领导同志集中各方面意见,下决心正式把《我国发展航空母舰及舰载机系统可行性研究》列入国防科工委1989年软科学研究计划项目,并于1989年1月发文成立课题组,郑明和聂力都是课题组顾问。
然后这一切都需要高层决策。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航母》一书在谈及这段历史时称,政府高层(时任总理)当时在一份关于航母的报告上批示:「本届政府不考虑这个问题。」
该书认为,1997年前后,中国此前面临的安全压力消失,因此採取「和善」的「新安全观」,航母工程自然被暂时搁置。也有消息称,相关方面研究了改造航母的成本,选择放弃这一计划。
有知情人士确认,当时最高层进行了讨论,最终决定不搞航母。中国航母之路再度蒙上阴影。
碍于国家当时的财政状况,海军不甘心「瓦良格」号落于其他国手中,一方面不敢向国家要钱买,私底下却派人到香港找人想办法。造成先斩后奏,既成事实之举,从后面来看,这一招的确奏效,如果当时不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买回航母,估计以后再也没有机会!
揭秘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的曲折身世

做出巨大贡献的相关军方高层

在购买航母的过程中,出面的是香港商人徐增平,而幕后实际上是海军副司令员贺鹏飞和姬胜德。
徐增平说:「姬胜德是这起交易背后的真正领导人。贺鹏飞、姬胜德和多名高级军官因为爱国,为了中国的强军梦,为这起航母交易做了大量前期工作。」来自上海的一名熟悉航母招标内情的退役大校说:「当徐增平在1997年遇上财务问题时,姬胜德曾到处为徐增平筹集资金,他说这艘航母对于中国有着重要的意义。」
姬胜德和贺鹏飞同为红二代;姬胜德为这起航母交易做足了前期工作,是将航母带回中国最大功臣之一。但是他却因为一时歹念,1999年因涉及厦门远华走私案和出卖军事情报牟取暴利两千多万,被控以受贿、贪污及挪用公款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死刑,使得自己功劳簿上的丰功伟绩全被抹去。
姬鹏飞将军在儿子被判死刑后,多方为子奔走请命,却奈何中国自古以来「君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得知姬胜德必死无疑的情况下,悲愤自杀身亡的。他死后,在妻子许寒冰的奔走下,念得姬鹏飞将军对于中国作出的伟大贡献,其妻子许寒冰、儿子姬胜德都签字作了保证前提下,姬胜德才被破例出席了其父的追悼会。聪明一世,却懵懂一时,本可做一世英雄的姬胜德,却因一时糊涂落得千古罪名。
只可惜最后贺鹏飞英年早逝,2001年突发疾病逝世,年仅56岁,没能够看到中国航母首航!我们惋惜这个不该死且死得过早的海军中将,再说说另一个该死的海军中将。贺鹏飞死后不久,海军又调来一位副司令员,后来也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他就是王守业。他最终的结局是因贪污一亿六千万元人民币,包养五名情妇,在接到其包养的情妇蒋某的举报信后被中央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以下为中国华夏证券前董事长邵淳先生分享他与「瓦良格号」航空母舰不得不说的故事,有节选和删改:
当时咱们的军方一直想把它弄过来,从91年开始做调研,然后从92年低,开始派人,就是做乌克兰方方面面的工作,到96年的时候,终于工作做下来了,因为乌克兰用不着,它可以把这船卖给中国,就同意了。但是要卖,必须要通过招标的手续,这个手续要健全。
在这种情况下,后来中国的,我们那个就是中央军委的军援军贸办公室,就正式向国家打了报告,向过层打了报告,要求立项。要求立项。可是他们报告打上去以后,并没有批下来,并没有批下来,就是因为在高层,关于航母的争论,还没有取得统一,一致的意见。所以就没有批下来,然后他们又打报告,还没有批下来。第一次打报告,最后还是没批下来。就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军方,包括海军,包括军贸办,他们就想怎幺办呢?这个时候拖不起,当时有6个国家都想要买这个船,咱们中国是一家。
在这种情况下,因为等不起这个批示,后来就想先想别的办法。后来就找了香港的一个公司,他们一开始找爱国港商,想先让港商先办了这个事儿。就找爱国港商,最后找了一个,是香港创立公司那个老闆徐增平,他一开始还不敢干。最后做工作吧,同意了,然后他就代表军方这个军贸办,代表军贸办到乌克兰去投标。投标呢,想了一个理由,就是说我们这个船拉回来以后,要做个渡船,因为你不能说还用于军事。所做赌船,就以这个名义投标就头中了。实际上6个国家,中国人,中国这一方啊,是金额最小,金额最小,2千万美元买下来了。可是这个徐增平呢,交了一点那个保证金,然后就马上就香港金融危机,他就没钱了。他也破产了,没钱了。
没钱了怎幺办呢?然后就总参出一个人,再加上他,到国内来找钱。最先找的是马蔚华,结果马蔚华当时是海南人民银行行长。他这个人民银行其实也没有钱啊,他就把各个金融机构,召集在一块儿,就说,能不能凑出2千万美元来?他还不能说是军方的事儿,就说有这幺个生意,有个渡船,非常的便宜,2千万美元。可是海南当时的金融机构都惨的很那,而且你这个东西,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最后就没弄成。后来又找了几家,最后也没弄成,然后才找到我。
一开始我还不相,我说一个航母2千万美元,不可能的,你就是没完工的,也不可能。结果后来说,文件。我说,你们跟那个乌克兰签那个协议,因为找到我的时候它已经投了标了,投中了。还差一个多月,付款期,还差一个多月就过期了。然后过了期还得重新招标。然后我看那个文件,应该是真的,很规範,后来我说光你们说不行,你们还得给我红头文件。结果红头文件拿不出来,后来他们说,领导面谈行不行?我说什幺领导?他说海军副司令。
就是后来贺鹏飞出来跟我谈的,他承认,第一,这个船是可以用的。第二,这个船是海军要的。为什幺海军不能直接出面,为什幺国家现在拿不出钱来,他就没有详细说,但是我就了解这意思了,就我说,那行吧,既然是国家的事儿,我就出了。然后我就用我底下一个实业公司。因为当时证券公司底下也有公司,用一个实业公司,让它去融资。把钱就给了。
贺鹏飞原话:这个是中华民族唯一的机会。因为以前不会有人卖给我们,以后也不会有。这是唯一的机会,如果错过,他说我就连自己都不会原谅。

朱镕基勃然大怒,严查中间的腐败

中国华夏证券前董事长邵淳先生自述:
没想到这个事情后来惹出麻烦来了,后来不知朱镕基怎幺知道了。朱镕基就说,一个证券公司,它买什幺航空母舰,他肯定个人有好处,10%这是国际惯例啊。然后就派了6个部委联合调查组,就查。查了一阵子,当时还批了16个字的批示,叫胆大妄为,严肃查出,以敬国法,以敬效尤。镇国法是要掉脑袋的,镇国法。但是查到底,因为我这个钱数还比较多,但是一共没几笔,最后确实,个人没有什幺问题,一分钱没有拿。这证实了,他说你为什幺要办这个事儿?我说因为这个军队的事儿,有那幺个机会让我帮帮忙,我也可以帮。

揭秘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的曲折身世
「瓦良格号」前往中国的途中,看看这艘船锈成什幺样。

回国的艰辛过程

1998年4月,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AgenciaTuristicaeDiversoesChongLotLimitada,香港创律集团的子公司)通过竞标,以2000万美元(拖回国实际总共花了一亿美元)的代价买下「瓦良格」,声称要将其改造成一个大型海上综合旅游设施——包括迪斯科舞厅、旅馆和博彩设备等,日后将其停泊于澳门附近海域。
当时有人质疑,说澳门附近海水浅,停不下这种大船,除非以后还要深挖航道;而且「瓦良格」的船体舱室低矮,不适宜改装为休閑场所。而澳葡当局则明确表示,拒绝「瓦良格」号未来在澳门停泊。
事情似乎从开始就不太顺利。SABLECAPE号静候了6个月后,ITC与「瓦良格号」买主、澳门创律旅游娱乐有限公司(下简称「创律」)的合同被取消了。
1998年创律买下「瓦良格号」后,发生资金问题,影响到了船只归国。仅是停在船厂接受代管的每天5000美元费用就令创律方面无法承受,正考虑将它转手卖给韩国、日本等国。
得知这一情况后,有关部门拘留、控制住了所有经手人员,将船没收。在国务院专门召开的会议上,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下简称「中船重工」)接下此船,并担负将其运回国内的任务。而外交部驻土耳其大使馆也在此之后开始介入,担负通过海峡的一系列外交协调任务。
但无论如何,这是购买瓦良格的过程中,中国方面第一次集中动员国家力量介入。在此之前,技术论证和现场考察虽由中国军方组织,但在前台担任购船任务的始终是「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详见《论争航母:曲线航行四十年》)
其中原因,既有高层的推动,也有世界形势的变化,尤其是美国对南斯拉夫中国大使馆空袭,也使得高层领导对美国人幻想的破灭!
2000年4月,在看过创律集团主席徐增平等人的交代材料后,时任中船重工下属大连造船厂副厂长的唐士源带着厂里的俄语翻译、引水员去乌克兰协商、签订购买合同,实际上接手了「瓦良格号」。
事件紧急,手续都是特事特办–办理护照只用了3天,引航员的海员证直到登机前才拿到–4月22日出发前,三人花了1万多元现金,临时採购了大到摄像机、小到手电筒、食品的各类物资。
随后,他们来到尼古拉耶夫船厂,第一次登上「瓦良格号」号。此时的巨舰两侧都已成了海鸥的栖息地,船上四处可见海燕窝–上世纪最后十年间,这艘中止建造的巨舰只挪过两次,一次是转换码头,另一次则是被颱风刮跑。
船的大轴已被焊死,海底门被偷走,不少电缆都被割走卖钱,幸好通海阀门、锚机、锚链、螺旋桨、动力系统都在。
中国考察者们知道,船厂工人大多对「瓦良格号」怀有深厚的感情,因此一切準备工作都需低调进行。他们自己动手,将船上缺阀门的地方都封死;把通过索要、有奖徵集方式弄到的大批图纸都藏在下层仓库,随船运回国。
至此,「瓦良格号」做好了离开乌克兰的全部準备。
2000年6月14日,ITC旗下的SUHAILI号拖轮拖带着这艘已拆除武器和动力系统的航母驶离尼古拉耶夫港,进入黑海,名义上仍为创律公司所购船只、将用于改造娱乐平台。唐士源等拒绝了厂方举办告别活动的提议,在码头上将船送走后,就坐飞机回了国。
ITC方面当时预计,60天左右可将「瓦良格号」拖至中国,可启程3天后,6月17日就在土耳其遇到了障碍。
土耳其海峡(也称黑海海峡)是黑海向外的唯一通道,由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达达尼尔海峡组成,是地球上最繁忙的航路之一,也是航母来华的必由之路。
「瓦良格号」在拖带下欲进入博斯普鲁斯海峡时,遭土耳其政府拦阻,并被命令退回黑海,开始了此后五百多天在黑海上的徘徊。
「根据1936年蒙特利尔海峡公约,土耳其对这段海峡享有主权,商船可以自由通航,但涉及大型军舰,必须向土耳其方面申请,否则不能通航。」时任中国驻土耳其大使姚匡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知情人士透露,早在1998年左右,创律就曾与土耳其方面协商通过事宜,遭到拒绝,但徐增平等人未在材料中提及,使得巨舰回国遭此一劫。
2000年11月中旬,僵持近5个月后,姚匡乙接到国内明确指示,要求他全面介入「瓦良格号」通过海峡一事,「指示很明确、很坚决,意思说,这次主体是企业,但由中国政府出面,要我尽量採取措施,儘快使「瓦良格号」通过海峡。」

「做土耳其的工作」

美国、日本、印度和台湾地区通过不同方式对土耳其施加影响,阻拦「瓦良格号」通过。
摆在姚匡乙面前的是一团乱麻,从中找到头绪并不容易。
表面上,「瓦良格号」无法通过的原因只有一条:安全。2001年1月30日,姚匡乙会见了土耳其负责海事事务的国务部长米尔扎欧鲁(Mirzaoglu),后者是反对者中的箭头人物,也掌握着放行的权限。
米尔扎欧鲁显然是有备而来,他详述了安全上的风险–「瓦良格号」太大,长度达306.45米–比泰坦尼克还要长40来米–最大宽度71.95米,且无动力系统和舵,势必要拖,船队总长度将达到550米左右。
米尔扎欧鲁分析说,若强行通过,可能造成两个结果,一是触礁,二是搁浅,土耳其将被迫封堵海峡;两岸奥斯曼帝国留下的宫殿、清真寺等也可能被撞坏,损失将无法估量。
他就此提出两个办法,一是把船拖回乌克兰的造船厂,装上动力系统和舵;二是将船一分为二,切割成两个部分通过。
在姚匡乙的提议下,中土双方派出专家组,进行了两次会谈研究技术问题,却无任何进展。时任外交部部长的唐家璇随即公开访问土耳其。
「上午会见土耳其外长,在我建议下,会谈结束后拉到一边把这问题说了,土耳其外长态度比较积极,但下午见总理埃切维特时,总理态度就比较含糊,没有明确表示。」姚匡乙回忆说。
斡旋不顺的情况下,中方开始分析土耳其拒绝的原因。
姚匡乙认为,米尔扎欧鲁提出的安全问题并不完全是借口,儘管「瓦良格号」的姐妹舰库兹涅佐夫号也曾在无动力情况下通过土耳其海峡,但库舰当时还有舵,如今的瓦良格号,只能称为一座大型平台。
更重要的是土耳其国内外的政治因素。当时在任的是一届联合政府,总理和外长属同一党派,重视中土关係,在瓦良格问题上比较积极,而副总理和米尔扎欧鲁所属的右翼民族行动党则持反对立场,两党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态度不一。
外力也左右着土耳其。姚匡乙记得,自己会见米尔扎欧鲁那天的下午,美国大使比尔斯也见了他,虽未直接谈及瓦良格问题,却邀请他访美–双方当时正合作,要在土耳其海峡安装13个监控站监督船只通航。
最尴尬的还是「瓦良格号」的身份。土耳其、美国媒体调查后发现,创律在澳门没有实业,其公布的门牌号不存在,连电话都无人接听,澳门也一直没有为其颁发赌场许可,关于瓦良格号将被中国改造为航母的传闻甚嚣尘上,成为热议话题,美国、日本、印度和台湾地区通过不同方式对土耳其施加影响,阻拦「瓦良格号」通过,大多是出于这点考虑。
「后来发展到国内报纸,包括环球时报等也大幅报道这件事,我很难做工作。」姚匡乙回忆说。
实际上,要了解瓦良格的身份并不複杂。土耳其人阿赫迈特(AhmetAdmirayak)创办「瓦良格世界」网站已11年。
「儘管全世界媒体都在为这座已定名的海上赌场做免费广告,项目本身却没有留下任何信息,」阿赫迈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创律为「瓦良格号」投下了2000万美元巨款,却不肯花仅仅10美元去注册域名,我轻鬆地注册到了varyag.com和varyagworld.com。相比之下,另一艘中国购入的航母明斯克号的新主人早就注册了MinskWorld.com的域名,并开始使用。」
土耳其高层是否清楚这些事实不得而知,但仅从当时公布的消息看,他们并不打算让「瓦良格号」通过。2001年3月土耳其内阁会议,在与外交部的辩论中,强调该舰有安全风险的米尔扎欧鲁佔得上峰,国防部、总参谋长也站在反对一方,总理埃切维特因而拒绝授予许可。
由于「瓦良格号」既不能停靠任何海港,又无法靠自身动力掌握方向,ITC公司只能拖着这艘巨舰在黑海里一遍遍地兜着圈子,起航时的SUHAILI号已被SANDYCAPE号取代。
「这可能是世上最漫长的航行了,」SANDYCAPE号菲律宾籍船长甘南(RayAbaGatnam)当时对路透社说,「我们已经不叫它瓦良格了,它的新名字叫『恶魔岛』(Alcatraz,美国一小岛,曾设有联邦监狱)。」
唯一闯入这座「恶魔岛」的,是一架至今身份不明的直升机–它曾落在「瓦良格号」上,留下几个蓝色粉笔字:TheFrenchWasThere(法国人到此一游)。
「我们相信,这是由政治问题『变身』而来的技术问题,显然,有人不希望中国再多一艘航母。ITC成了夹在中、土两个巨人中间的尴尬角色,」迪莫曼斯当时接受媒体採访时说,「我们听说,中国高层正在酝酿一些决定,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幺,但算是眼下唯一的希望。」

「瓦良格大使」

迪莫曼斯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6月,土耳其海事署正式告知中国,拒绝由中国使馆提出的通过申请,中国开始动用各方面手段,促使巨舰过关。
后来被戏称为「瓦良格大使」的姚匡乙在土耳其政坛的一团乱麻里抓住了线头:从外交部门入手。
在他建议下,国内派来了由交通部负责的代表团,会见了反对航母通过的副总理和米尔扎欧鲁。后者态度强硬,表示「可以谈,但不会给你任何希望」。姚匡乙因此跑去外交部,请求「不要把门关死」,否则「势必影响中土关係」,副总理通过外交部传话回覆,「土方没有把门关死,还可以继续谈。」这令姚匡乙看到希望。
时值7月,按照传统,是土耳其大使们纷纷休假的时候,姚匡乙赶去度假胜地伊斯米尔,找到了正回国休假的土耳其驻华大使。
「我们有一个谈话,我称之为海边谈话,」对姚匡乙来说,彼时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住在一个度假村,旁边有豪华游轮停靠着,我说,中土关係就像这条船,我们不能让它始终停泊在一个地方,更不能让它往后退,要让它往前走。我提出,希望大使阁下能通过自己的影响,向你的政府进一步解释中国的立场、意见,使「瓦良格号」能儘早过去。我在土耳其当大使,本来可以集中精力发展中土关係,现在却花了太多时间专门处理此事,这影响到了我们双边关係的发展。他的态度很积极,帮忙做了很多工作。」
随后,姚匡乙又找到了土耳其外交部次长,针对「瓦良格号」将被改造为军舰的传闻作解释。他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次长表示,土耳其外交部并不关心船的用途,这与土耳其无关,并建议中方出具一份安全上的书面保证。
「他帮了我的忙,如果没有这个书面保证,外交部很难去说服其他部门,有了以后就可以说,一旦出现问题,中国政府将承担责任,」姚匡乙解释说。
同在7月份,姚匡乙还与土耳其外交部亚洲司司长约谈了一次。姚大使提出,「瓦良格号」如能顺利通过,他将努力使土耳其成为中国公民的旅游目的地。2001年的时候,中国的海外旅游目的地还不多,而土耳其正经历亚洲金融风暴的后续影响,双方经贸关係也存在很大逆差,开放中国人到土旅游,既能缓解土国的经济困难,又能缩小逆差。姚匡乙同时承诺,将努力使中国总理访问土耳其,中国还可以在其他领域与土耳其合作,「包括军事领域」。
姚匡乙回忆说,该司长将谈话内容分抄给土耳其总参谋部、海事署、总理府,他的承诺对这些部门产生了很大影响。
除了外交斡旋外,中国军方的努力也不能忽视。土耳其总参谋长凯威里科鲁正是在7月应邀访问北京,受到了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的高规格接见,双方在军事技术出口方面达成了一些协议,土耳其军方的立场也随之改变。
「军方鬆动后,才使得总理能发表意见,」姚匡乙分析说,「到了8月24日,总理埃切维特书面指示米尔扎欧鲁,让「瓦良格号」通过。」
姚大使保存了当天的一份报道,记录了多方斡旋后求得的珍贵妥协。米尔扎欧鲁在发布会上称,鑒于近期两国友谊、贸易得到加强、「关係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瓦良格号」将在实现必要条件情况下获准通过,「总理府在听取了总参谋部、外交部和海事署的意见后,做了最后决定,这个决定是以指示形式作出的,我们只能被迫执行这些指示,安全通过的条件将由我们专家组来确定。」

保障瓦良格通过海峡的工作组成员来自国防科工委、外交部、交通部和最高法

土方提出的20项条件很快放到了中国团队的面前。
要求大致分为3部分。首先是关于拖轮的技术方案,对这座无舵无动力的庞然大物,需要前有一艘大功率的船拉、后有一艘船拽住它充当「剎车」,土方对这两艘船的马力提出明确标準,并要求其它的艏部、中间、艉部,各有两艘辅助性的拖船,并配备消防车;其次是水文、天气状况,要求能见度不小于5公里、水流不大于三节、风力不大于5级;最后的条件最棘手,要求中国方面拿出10亿美元的「风险保证金」。
中国团队迅速针对这20项条件展开工作,逐个击破。
观察此时团队的组成,不难发现,中方正倾尽全力。工作组中,组长是时任国防科工委主任的刘积斌,国防科工委副秘书长马鸿林被派到土耳其担任代组长,副组长包括姚匡乙、交通部副部长洪善祥等,唐士源就职于专家组,分管副组长是中船重工集团的黄平涛总经理。
姚匡乙领衔的外交人员为天价「风险保证金」开始斡旋;时任交通部救助打捞局局长的宋家慧等负责攻关拖带技术;由于土方要求船上必须重新安装通讯、导航、雷达设备,9月,唐士源带领15位从厂里挑选的各个领域的专家赶到船上,逐一安装、完善。
10亿美元「风险保证金」是土方设下的最大障碍,海事署要求,这项强制性保险2年不可撤销,且必须由土耳其的银行担保,据姚匡乙估算,光手续费就要3000万美元。
「海事署是出于政治原因才被迫同意该轮通过,因此认为此事不能按照商业行为操作。把保险拉长到2年,是担心此前被拒绝通过的类似船只可能会起诉土耳其政府,」姚匡乙介绍说,「咱们海洋局的同志去谈这个问题,表示10亿美元的保证金无法接受,土方态度很坚决,说这是土耳其认真考虑后提出的,很难改变,所以问题又跑到我这儿来了。」
国内派了两位条文法专家来协助姚匡乙谈判,分别来自最高人民法院和外交部;两位专家赶到,姚匡乙已经基本扫除了障碍,这次的「线头」仍然是土耳其外交部。
在土外交部配合下,中土双方达成了三条协议:「瓦良格号」通过海峡期间,对土耳其造成一切损失,由创律公司来赔偿;如果创律部分或全部赔不起,那由中国政府来赔偿;其次,赔偿金额由土方专家提出来,由双方专家共同商定。如果出现分歧意见,由土方法律部门裁定。第三,其他问题双方通过友好协商来解决。
姚匡乙解释说,提出担保时,为避免中国政府成为主体,把创律放在首位。在担保作用下,天价保证金的障碍得以扫除,重点落到了技术上。
由洪善祥、宋家慧领衔的拖航团队彙集了全国专家,包括上海港的资深引航员陈文忠、老船长袁国民等,在土方要求的基础上,研究拖航方案。租用了俄罗斯籍拖轮NikolayChiker号作为「剎车」,马力达24800,在世界上领先,远高于要求的16000马力;在土方协助下,其他船只也得以配齐。
洪善祥等5人完成的「无动力航母拖航技术的研究」项目后来获得了2003年度中国航海科技奖三等奖、国防科工委表扬和交通部嘉奖,理由是,「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和军事意义。」
唐士源则是憋了口气去的黑海。出发前领导告诉他,土方列出这些苛刻的条件,是觉得中方不可能完成,因此要他必须完成任务、要争气。所有物资、设备都在土耳其当地购买,价格普遍奇高,买完后再一项项地转移到船上,包括小型雷达、全球卫星定位系统、VHF无线电通讯显然、电罗经及发电机等,安装、试验完后,再逐项由土耳其验收。
2001年11月1日,土耳其第一大城市天气晴朗,博斯普鲁斯海峡风平浪静,滞留了16个月的「瓦良格号」迎来了摆脱噩梦的机会,为之忙碌已久的人们也紧张等待着拖航开始。
几乎所有土耳其的电视台都关注着这一行动,前一晚的新闻中,无一例外地画出模拟图,图上的海峡细窄、航母庞大,展示着行动所存的风险。
上午8点,晨雾散尽,「瓦良格号」在11艘拖船和12艘救难、消防船的前呼后拥下探入博斯普鲁斯海峡。
土耳其也为这次拖航做了许多準备。凌晨开始,这条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就暂时关闭;等到航母进入时,横跨海峡的两座大桥上各有40个武装警察,空中有三架直升机巡逻,航母上也有直升机和警察,进海口还有一辆大型红色救火车,在陆地上伴随船队前行。
据土耳其电视台报道,海峡两侧共聚集了300万围观群众。鳞次栉比的餐馆不约而同被佔满,姚匡乙一时竟找不到地方坐下。
当「瓦良格号」穿越连接欧亚、长达2800米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时,16名领航员和250名水手(专家)参与了护航工作。
唐士源特意让一位姓王的同事爬到舰顶,「之前土耳其官员说,会撞到大桥,我问他能摸到大桥吗?他说,哪能摸到,还有十多米高呢,我给他照了相留作证据。」

交通部南海救助局的特殊任务

对于命运多舛的「瓦良格号」而言,考验远未结束。
从尼古拉耶夫船厂出发时,原定是经苏伊士运河直插红海,这样可将整个行程控制在60天左右。然而,2001年末恰逢伊拉克危机,航线被迫调整。
「我当时给驻埃及的刘晓民大使打了电话,请他帮忙疏通一下,因为我知道苏伊士运河的管理权掌握在穆巴拉克儿子的手里,我问刘大使,能否做点工作让瓦良格通过,」姚匡乙回忆说,「大使说很难,因为伊拉克战争打响后,除了本国船只,美国基本不让其他船通过。」
「瓦良格号」只能改道,向西经直布罗陀海峡出大西洋,绕过整片非洲大陆,抵达亚洲。然而,巨舰尚未展开这番远航,就再次遭遇不幸。
11月3日晚,「瓦良格号」穿越土耳其海峡的最后一段、达达尼尔海峡,进入爱琴海,在这里碰上了最恶劣的天气。
进入爱琴海时,「瓦良格号」由3艘拖轮拖航,风暴将所有缆绳撕裂,没有动力系统的巨舰几乎成了一座孤岛,无法自控地漂浮在海上,谁也不确定它是否会撞向岸头或触礁。
刚鬆弛下来的中方团队再次紧张起来。唐士源等中方技术人员也退掉了原定次日的机票,观望事态发展。
好在天气很快转好,主缆绳再次挂妥,航母终于恢复平稳,通过直布罗陀海峡,向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驶去。
这次事故也为中方敲响警钟,刘清松、余新洪领衔的穗救201号正是在那之后得到具体命令,前往南非协助「瓦良格号」归来。
今年65岁的刘清松退休前在交通部南海救助局担任船队队长,1974年起就投身救助、打捞、拖航工作,光是苏伊士运河就进出过约40次,曾组织拖带过20万吨的大型平台,拖航吨位不到37000吨、船体为流线型的「瓦良格号」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并不算最艰难的任务,但自从2001年9月被喊去北京,他就意识到了这项任务的重要性。
回到广州后,刘清松足足準备了一个多月,包括清油舱、维修保养设备、购买海图等。当时,南海救助局的头号拖轮、拥有2万多马力的「德耀」号恰在欧洲执行任务,局里派出的是已有近27年船龄的二号拖轮穗救201号,马力9000,与SANDYCAPE号相似。
「上边特意嘱咐要保密,所以对家人都不敢说具体任务内容。局里让刘队长上船,还专门派了个修理方面的技术骨干,这都是头一回,当时就感觉,这是次非同寻常的任务。」时任船长余新洪回忆。
2001年11月24日,穗救201号载着二十多人从广州番禺的码头低调出发,驶往南非开普敦,它将在那儿与两艘国际拖轮会合。
第一艘航母
从广州到开普敦,穗救201号开了二十多天,船员们几乎少有一刻停歇。
12月下旬,在开普敦港口外静候了四五天后,穗救201号的船员们看见「瓦良格号」在两艘拖轮的牵引下缓缓驶来。余新洪还记得看到巨舰的第一眼印象,「舰台很大,不可思议的感觉,也因为知道它可能会成为中国第一艘航母,有感情。」
从开普敦往南,几个小时就到好望角。从进入南非地界开始,22天的航行中船队只碰上过一天好天气。转过好望角的时候,海风达到7级以上,海浪保持在大浪、巨浪间。
到了12月27日,风浪仍未平息,可俄籍拖轮上的物资已十分短缺,穗救201号努力靠近,却发现直径85毫米的缆绳均被綳断,操作困难,最后仅把俄轮所需的副食吊了过去,其他物资等天气转好后才一一转交。
在三艘拖轮的保驾下,「瓦良格号」开始了它抵达中国前的最后一段航程,也为船员们设下了最后两道难题。
首先是拖航技术难题。「瓦良格号」不能抛锚、进港,这意味着无论是顶替拖航,还是给外籍拖轮加油,都必须在航行的过程中进行。
在行进中换拖,对余新洪而言是头一次,原拖轮要先把缆绳收短,靠近到离航母二三十米的地方,再与同样靠过来的穗救201号交换缆绳。
「『瓦良格号』有个特点,它的船头是『漂』出来几十米的,换缆绳的时候,我们的船几乎就在航母船头的下边了。离得这幺近,航母有惯性,稍微不小心,就会撞上。」余新洪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相比拖航技术难题,航线的拿捏更费思量。早在前往开普敦期间,刘清松和余新洪就开始设计航路,并与外籍拖轮商议,考虑的因素不仅有天气、水文,甚至关乎政治。在航路的最后一段,眼前就是台湾岛,彼时海峡气氛紧张,两位船长决定避开一切不可控的因素,从台湾东部的公海上走,与台湾岛始终保持七八十海里的距离,向北进入东海。
在整段航行中,船员们选择天气较好的时候,放下工作艇、登上瓦良格,检查其拖具。
「第一个感觉是锈迹斑斑,进入船舱,发现里面就像迷宫一样,也没有照明,我们都是打着手电进去的。」余新洪忙里偷闲,与瓦舰「合」了几张影,照片珍藏至今。
刘清松则对陪同登船的3位乌克兰专家印象深刻,「他们参与造了这艘船,带了很多图纸,对「瓦良格号」,就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很细心地跟我们介绍情况。本来以为瓦良格该是破破烂烂的,没想到上去一看,焊接都做得很好,全是人工焊的,水平很高。」
与在黑海遭遇「法国人到此一游」一样,「瓦良格号」的最后一段航程也丝毫不寂寞,从南非到日本,包括台湾地区,都不时有直升机、固定翼飞机、快艇靠近拍照,在未对拖航造成影响的情况下,船队一般选择不予理会。上峰从一开始就没透露最终的目的地,直到驶过印度洋,穗救201号才获悉,目的地大连。
刘清松在当时的笔记中记录道,「(2002年)2月18、19、20日,我们航行到菲律宾东北部、巴士海峡和台湾东部海域,NE风7-8级,巨浪,19日晚与20日凌晨,阵风达9级;船头和船尾严重上浪;船头时常抛起。被巨浪拍打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此时,整条船剧烈震动,我们深感大自然的威力。」
船队放慢速度,驶过了这一区域。2月28日,进入大连港外锚区时,浓雾袭来,视距最低时仅20米,「瓦良格号」在外锚区经历了最后的等待。穗救201号不断发布无线电警告,要求附近船只避让,倒引来不少好奇的围观船只。
赶来围观的还有「瓦良格号」名义上的主人、创律集团主席徐增平。3月2日一清早,包括他在内的近20人就随工作船开往外锚区,船上的边防、海关工作人员对「创律号」进行了联检;完成后,两艘外籍拖轮立即离去,由大连港的拖轮接手。
徐增平当时对外宣布,「整个计划已成功了99%,但最后的1%,也是最艰巨的,不能掉以轻心,我今后将为搞活「瓦良格号」的商业模式而奋斗。」
经过两年零7个月的漫长周折(从1999年7月算起),行驶1.52万海里(约2.82万公里),2002年3月3日,历尽艰险的「瓦良格号」抵达了大连港。
3月3日清晨5时,历经周折的瓦良格号在6艘拖轮和1艘引水船的引领下,离开外锚区,开往内港;中午12时,「瓦良格号」安全靠泊在大连内港西区4号散货码头。
非常凑巧的是,在「瓦良格号」抵达大连港的同一天,澳门创律公司的博彩营业许可证因过期被吊销。一直低调的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突然注销了公司注册手续,宣布清算关闭……
这时西方国家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家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就是专门为运作瓦良格号到中国而成立的,在「瓦良格号」来到中国以后,创律公司就完成了历史使命。
除了拆除部分船上设施,直到2008年7月,「瓦良格号」没有什幺大动静,显然改建工作遭遇困难。后来传出消息,原来中国无法生产「瓦良格号」所用的同样钢材。于是中国和俄国谈判,又花了一笔钱把这个问题摆平。
十年后,2012年9月25日,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在大连造船厂正式交付海军。中央军委向海军接舰部队授予军旗,国防部公布瓦良格正式更改名称为辽宁。同日早上,中国海军举行了交接入列仪式,辽宁舰正式交付予解放军海军。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博亚洲域名更新|大型互动交流交友|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bet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游戏登录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