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生活客 >摄影学校教我的第四堂课:底片不只是耍文青

摄影学校教我的第四堂课:底片不只是耍文青

2020-07-12 212浏览量

时间、温度、光线,一切回归单纯的刻度,在精準之余上下调和浓淡钝锐柔韧,我参加摄影学校体验入学的夏季讲座,重温了大学时代在摄影社仅摸过一些皮毛的暗房操作。炎热灿烂的盛夏中,遁入散发着阴暗红光、空气中染着药水酸味的暗房中,带点违和感的奇幻,看着那些捕捉的和被捕捉的点点神采一一浮现,每一格都像是活着。那个瞬间我就决定了,我想抓住这些奇妙的生成,我还想知道更多,后来的我,就到摄影学校念书了。

摄影学校教我的第四堂课:底片不只是耍文青

即使有个看似浪漫到甚至任性的开头,但摄影学校教会我的是,用底片拍摄不只是耍文青,它是一种接近手工业、製造业的操作,是让你回到基本面,学会如何思考看世界的方式。从沖片到放相,见证的不是0101的电波讯号,而是真正的物质生成。

底片一卷大约仅有36张(也有27张的版本),所以对现在已经习惯机关枪式连按快门的人来说,可能得要很自制地摄影,且在拍的过程中,也没有萤幕可以preview、review,check的动作得在脑子里完成,成功与否、是否如自己心中所想都得等到沖完片才知道,但这份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惊喜感,既是用底片创作的缺点也是优点,而透过学习与经验,失败的次数也会渐渐降低,这是一个累积的过程,而且成果你会渐渐看得见,只要你持续地拍。

拍完后,在全黑的环境下将胶卷缠绕在长得像蚊香一样的捲片轴上,放到沖片罐中,透过「显影」(让影像显现)、「急制」(停止显影)、「定影」(稳定影像)三种阶段,使用不同药水的沖洗,才会让记录下来的影像显现出来,每道关卡所耗费的时间不同,将随着药水温度不同而做调整,此外,也会依拍照时的情况(如大晴天、阴雨天),增减时间也能调整对比度。最后再「水洗」(用清水沖),把底片上残留的药水沖掉,然后用特殊的吹风器把底片吹乾,完成全部的手续,过程中要注意的眉眉角角不少,时间必须精确,药水不能混合,大约需要40分钟左右。

至于如何把相片洗出来,又是另一门学问了。在电影中很常看见的场景──昏暗的红光下,相纸在摇晃的水波中一一显影,摄影师把洗好的相片用夹子夹在绳子上晾乾,浪漫令人憧憬。的确,放相的简易流程,就是透过放大机,将底片中的影像投影到相纸中,再通过三种药水和水洗过程,曝光时间与快门大小与滤镜号数,也将影响到你的相片风格。不过一整天耗在暗房里,满意的作品只有两三张,也是很普通的状况,这就是电影中没拍出来的「阿杂」之处了,但换个角度想,也是与自己的创作想像和实践能力的搏斗过程。

摄影学校教我的第四堂课:底片不只是耍文青

除了一般使用的35mm相机外,老师也教我们使用了4x5、8x10等大型相机。大型相机又笨重又複杂,拍照时得用测光器量好适切的光圈快门,对焦要用特殊放大镜调整,镜头版与取镜版的位置调整,也都能照出不同的範围与效果,一张照片耗个半小时、一小时也不奇怪。

课堂中,我们拍过方块、木柱、照片翻拍等这些「无聊」的东西,我这时才突然想起,以前在摄影集上看到的那些「大师」作品,总不知道好在哪里,不过就是个普通的景致罢了,反正就是把整栋建筑物都照进去而已嘛,但当我实际操作后,才发现每个细微的操作,都可能让照片中的被摄体失焦、变形,一张照片中的每个细节都清晰可见,想像起来是很自然而然的事,但这个「理所当然」,其实才是最困难。

我有了感觉,就拍一张照片。观者偶然看到这张照片,将会唤醒自己的『生命』印象。我想,这种带一些悲剧色彩的沟通方式,让我更喜欢摄影,并且想继续拍照。」

──日本摄影家中平卓马

「这些麻烦的细节背后,要你好好想的是,你真的好好观察你拍的东西吗?你在按每次快门的时候,都有认真地思考过吗?」老师的话不断迴荡在我的心中。因为前人的努力累积,换得了现在可以节省而方便地使用物品、一直被照顾得好好的我们,真的有把这些省下来的时间去做出更精彩的作品吗?思索每个细节、光影、小数点以下的调整,以更贴近眼中捕捉到的画面,这才是摄影最初的发想起点。

回归到基本面,这些繁琐都有它存在价值与教育作用。虽然创作时,我还是会很「撒娇」地使用较轻便的35mm相机,但大型相机那份重量与辛苦存放在心里,让我更珍惜每一次按下的快门。拍照是一种追逐,很辛苦,却也很满足。

如果摄影是虚构的,也确实是如此。它切割出一片生命时间的瞬间,将其置换到被称为照片的平面上,进行永久性的保存。即使在这世上的所有事情几乎都是以实体存在,那幺,对拍摄黑白照片的人来说,他们就是使用黑白色调将彩色的世界抽象化,然后再进行永久的保存。

──日本摄影家东松照明

摄影学校教我的第四堂课:底片不只是耍文青

教导写真通史的老师,有一天在上课中带来了用古老技法「达盖尔银版法」印出来的肖像照片。达盖尔银版法是透过碘蒸汽与银的化学反应,形成黑灰白色阶的差异来成像,它的曝光时间需要大约30分钟,虽然以现在的写真技术来看实在太「不实用」,但成像纹路细緻、色调俐落,複製困难而且不易退色,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存在,近代也被人当收藏品来保存。被安放在相框盒中的肖像,安静地、永恆地被留了下来。你又有多久没洗出自己拍的照片了呢?

「在写真业界用到底片的机率快趋于零了啊」、「这罐显影剂搞不好是大家生命中的最后一杯了噢」、「底片的价格又涨价了啊」,总听着暗房老师絮絮叨叨的惆怅碎念。越来越少公司生产底片相关器材,指导老师也时不时笑着问我「经济能力够不够支撑暗房支出的压力呀?」当然,我也并非全然不使用数位相机,它的快速与高科技亦相当吸引我,但每当我像开奖一般地检视底片上的每个影格时,每当我看见白色的相纸缓缓浮出我记忆中的风景时,一次又一次地懊悔或感动,都包裹着满溢的爱情,于是只能贪恋地用快门捕捉下每瞬美好的一期一会,继续朝这条底片创作道路前进。

我无法真正和摄影说再见的原因是,因为黒白摄影世界是无可救药的性感。

──日本摄影家森山大道《我的写真全貌》

用底片创作,不只是为了要耍文青,从沖片到放相,再回归到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他在教会你用慎重的角度去看待周遭的日常、记录心领神会的时光。你也该挖出家传的那台老古董,重新用老方法,观察世界,体验这份「无可救药的性感」。

摄影学校教我的第四堂课:底片不只是耍文青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博亚洲域名更新|大型互动交流交友|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奔驰宝马www3555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美狮美高梅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