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生活客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2020-06-22 544浏览量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双 腿 交 错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Episode 05 滩头的贪欢

「天啊…真舒服...」

「可是亲爱的,你没有吃到沙子吗?我刚才从海里回来呢...」

我跨坐在他脸上,听他津津有味地品嚐着我的花心,

我爱怜地摸着他额头上有点潮溼的髮丝。

感觉这样的他会有点呼吸困难,我稍微抬起下腹部增加氧气的流动,

但他捨不得我离他太远,正在温柔抚摸我背脊的十指,

忽然抓住我的两片臀肉,让他的唇与舌,能够更深入我的核心地带。

可能怕我离开他吧,他的舌头从软而缓慢,转而又硬又急,

我想,我的花蒂热身已足,我用两指拉提自己的花瓣,

让他的舌头更能直接刺激到我想要被疼爱的地方。

他双手从我双臀游移到我的双乳上,同样用力地捏揉着,

拇指迅速地规律地滑过乳头,

「啊…啊…太舒服了..........到底是为了.......」

于是在这峇里岛Villa的私人沙滩上,我仰头呻吟,

「焦文......你舌头好炙热......」我想是喉头还残留的Vodka吧。

我双膝一下紧绷、一下禁不住的移动,把我们刚才铺的野餐垫给弄皱了。

很难想像,在稍早的浅滩漫步嬉戏前,

我们才在Villa庭院中的吊床上,来了一次难度不低的性爱大战。

当我正摊在粗麻绳编织的吊床上,享受从树叶缝隙中穿出的阳光时,

他的吻就一只蜗牛般,缓缓地爬上了我的脚背。

然后像是树蛙一样,跳跃到我的胸口,往比基尼里头钻去。

我毫不犹豫地把手上翻没几页的柯梦波丹抛在地上,全心享受他对乳头的舌吻。

「噢.......你口中有冰块......」

冰凉的触感和舌头搅拌乳头时发出的轻微撞击声,触觉和听觉令人燃起慾火。

我听到麻绳即即嘎嘎的声音,

只因为他的手指轻柔地在我下腹部扫动着,

我麻痒难耐,只好透过大腿的摩擦分散掉注意力。

乳尖的刺激太过舒服,让我下腹部的感觉逐渐被忽略了。

直到感觉花心被指腹轻轻点着,那红豆般大小的核心渐渐肿胀,

我才发现下半身的橘色小裤,绳结已经被解开。

「啊---要在这里?」

我的下半身被挪移到吊床边,双腿悬挂在吊床外,

在我没有预期下,穿过绳网的空隙,他突然进入了我的体内。

「从妳离开游泳池,走向吊床的那一刻,我就预谋要在这里料理妳了。」

他的手指在自己嘴里含了几秒,再移到我唇边嬉闹,

开始引导我的舌头与他的手指头交叠,然后我嚐到了自己的味道。

平常自慰时,

我偶尔也会为了增加润滑度将手指放入口中沾染唾液,

嚐到一点自己的鹹湿并不是什幺新鲜事,

奇怪的是,这时候只不过多了他的唾液,

在感官上却增加了好几种兴奋。

嘴巴和花心同时被挖掘者,

让我想像着是两个焦文正服侍着我,

啊?我忽然对于自己觉得一个焦文不够我用而害羞,

事业上爬得越高以后,就会更贪心了吗?

吊床的即嘎声频率愈来愈急促,身体被撞击摇晃着,

身上的气味分子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我自己都能闻到自己身上刚做完Lulur SPA而散发出的淡雅花香。

我的身体深现在绳床中无法挪动,

在我一边抓着他头髮享受,而一边怀疑绳索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剧烈摇晃时,

他抱紧我的大腿仰头低吼,用力射了进来,

抱着我到浴池里休息。

刚沖洗乾净,我们又回到海里拥吻、回到沙滩晒夕阳,

然后现在,新闻週刊的总编辑又骑在市长室主任的脸上。

渡假为了重拾激情?

不是的,我想是为了重拾对彼此的信任,

也用异国的氛围,来重新探索彼此的触觉。

想想我们这样的关係应该有二十几年了吧!

即使二十年来,我们没有一纸婚姻的束缚,没有柴米油盐的腐化,

没有对理念、价值的冲突,对彼此的身体也应该腻了,

更何况,这些年来为了让他为老闆刬除政坛上的对手,

为了让我能够拥有不间断的独家新闻,

我们的脑袋都塞满了算计、塞满了心机,

又怎会有空间留给爱情?

到了这个老大不小的年纪,自己想要的东西总会自己争取,

现在的我,想要高潮。

我快速地前后扭动自己的腰,

在他略带鬍渣的下巴与上唇间摩擦着,

心脏的血液分别往头顶和下腹部窜去,我想这次有东西要倾泻而出了。

我的手放到背后,用和我扭动腰际时相同的频率,套弄着他坚挺的下半身,

希望他也跟我一样兴奋。

「小焦!小焦!我要来了──────」

其实大叫之后,我还撑了十几秒之多,

毕竟闺房中的鬼叫,也是我们的情趣之一。

我低头叹息,享受这种上帝所赋予女人的独特快感,

有点不好意思地用拇指擦一擦我溢了他一整脸的水,

有点害羞,虽然是老大不小的年纪。

「轮到你了!」

我转身趴在他肚子上,用两只手掌紧握着他玩了起来,

我总是知道最能让他迅速缴械的手法,

加上舌尖上的功夫,没几分钟他就喷出温热的液体。

我的脸贴在他的大腿上,看着我握着的它,

手腕轻轻柔柔地旋转着,嘴唇在顶端吸允着,

「喂!你的老闆宛儿也会这样吸吸你吗?」

我听着他用力喘息,等他回答。

「啊…妳太无聊了啦!妳又不是不知道她是蕾丝边....」

「喂喂喂喂……!别玩了啦!」

我不大相信他们朝夕相处,却没有嚐试过,

但是对于这个事实又无法反驳,只好处罚性地舔着他的囊袋,

持续握着他、奋力地套弄他还没完全软下来的凶器。

明天我们将要离开这个异国岛屿,

回到我们生活的熟悉国度,却让我们愈来愈陌生的地方。

(未完待续)

湿 纸巾 FB粉丝团

【延伸阅读】

双腿交错(1)

双腿交错(2)

双腿交错(3)

双腿交错(4)

双腿交错(5)

双腿交错(6)

双腿交错(7)

双腿交错(8)

双腿交错(9)

双腿交错(10)

双腿交错(11)

双腿交错(12)

双腿交错(13)

双腿交错(14)

双腿交错(完)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博亚洲域名更新|大型互动交流交友|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私网出租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2016申博sunbet